美FDI大降73%,贸易政策不确定性令投资者生疑

网络2018-10-19 10:03:23 88

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CTAD)最新发布的《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显示,2018年上半年(1~6月),全球海外直接投资同比大幅下降41%,降至4700亿美元,其中,中国吸收的外国直接投资(FDI)逆势增长了6%,总额超过700亿美元,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

与此同时,FDI在发达国家中的下滑趋势尤为明显,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69%,降至1350亿美元;其中流入美国的FDI下降了73%,减至460亿美元。

伟凯(White & Case)律师事务所国际贸易与全球并购业务合伙人亚力诺斯(Farhad Jalinous)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税收激励原本应该能够促进外国企业在美国寻求资产,但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似乎正在将投资者拒之门外;同时,利率上涨与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加剧,可能很快会对潜在买家在计算经济效益时产生负面影响,并减缓并购活动的活跃度。

“FDI反映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前景。”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美方的贸易政策充满了不确定性,投资决定要以未来5~10年或更长的时间来衡量,这种不确定性令投资者迟疑。

图片来源:《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

中国成为全球最大FDI流入国

UNCTAD对2018 年上半年全球FDI的预测显示增长乏力。前述全球FDI同比大幅下降41%的数据,是继去年全球FDI下降23%至1.43万亿美元之后再次出现的大幅下滑,目前整体水平仍处在十年以来的历史低位上。

其中,较去年,流入发达国家的FDI下降了69%,而流入发展中经济体的FDI降幅则较小,仅为6%;同时,由于发达国家吸收外资大幅下降,这导致发展中经济体吸收外资总额占全球外资流动总额的66%,位居历史最高水平。

如前所述,此次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流入国。新华社报道显示,UNCTAD会议投资和企业司司长詹晓宁在当地时间1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相对于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总额大幅下滑,中国吸引外国直接投资仍保持增长趋势。

詹晓宁表示,中国加大招商引资力度,进一步对外资开放国内市场,不仅通过自贸试验区引领全国外资增长,而且西部地区吸收外资增势不减,这是中国外资流入增长的主要原因。

此前,在今年6月发布《2018世界投资报告》时,UNCTAD即在报告中指出,虽然2017年全球FDI比2016年下降23%,但中国吸收外资逆势增长,2017年吸收外资比2007年增长了63%,年均增长率超过5%。在2017年,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外资流入国和第三大对外投资国,并继续成为发展中国家中最大的外资流入国和对外投资国。

詹晓宁彼时表示,近来中国宣布一系列投资便利化以及招商引资的措施,在此推动下,未来流入中国的FDI有望继续保持在高位水平。

此外,在亚洲区域,今年上半年,亚洲地区吸引了全球一半左右的外国直接投资,总体流入FDI为2200亿美元,其中流入东南亚和南亚地区的FDI分别增长了18%和13%,其主要原因是FDI对于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泰国以及印度的投资。

图片来源:《全球投资趋势监测报告》

美国FDI降幅达到73%

与亚洲相比,欧洲和北美地区成为外资流入降幅最大地区,这显示出美国的税务改革以及税率竞争的加剧对全球投资模式产生了影响。

具体而言,UNCTAD在报告中指出,全球对瑞士和爱尔兰等欧洲国家的FDI明显减少,这其中部分原因在于美国的税改政策产生的税务优惠,令美国跨国企业将在海外赚的利润汇回美国。

同时,如前所述,2018年上半年,流入美国的FDI降幅也达到了73%。UNCTAD对此给出的解释是,流入美国的FDI大幅下降,除了税收改革对投资所产生的因素外,税收改革实施细节的不确定性,贸易关系的不确定性以及更加严格的投资审查程序交织在一起,都有可能是上述现象的影响因素。

此前9月底由国际投资组织(OFII)发布的数据报告亦显示,2018年第二季度,美国FDI为负82亿美元,这是自2015年初以来的首次。报告认为,出现负值的直接原因是“高到不寻常的资产抛售和交易行为”导致逾1000亿美元在美投资所有权被转移。

“大家对潜在投资按下了暂停键。”OFII在报告中表示,这也可以被看作是海外投资者对特朗普政府的关税及其他贸易行为的回应。

OFII的报告指出,2018年第一季度美国FDI为637亿美元,第二季度则出现暴跌。其实,第二季度的并购行为异常高频,但主要是那些拥有美国子公司的跨国企业在进行资本净流出操作,第二季度的净资产流入仅为47亿美元。2017年美国的FDI曾高达2920亿美元,在过去10年中位列第四,2015年和2016年则分别高达4820亿美元和4860亿美元。

美联储公布的8月经济褐皮书中亦显示,美国政府对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政策,正在推高美国企业的投入成本,从而引发对企业投资和美国经济产生不利影响的担忧。

如果以国家类别来说,到美国投资最多的是欧洲国家。周世俭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这种状况充分说明了其贸易盟友对目前美国经济政策的看法;加之目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大幅上涨,对美投资又减少,这两大美国融资来源都遇到了一些问题。

在贸易政策之外,不少观察人士质疑,特朗普政府不断收紧外企在美投资的法律监管,这能否令国际投资者继续对美投资。今年夏季,美国完成了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十余年来首次现代化改革,于8月通过了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此举也为未来国际投资者对美进行投资增添了更多限制。

其中FIRRMA扩大了须经CFIUS审查的交易范围,有四种新的受限交易类型,包括特定房地产领域交易与涉及关键基础设施、关键技术或敏感数据的特定“其他投资”,同时,FIRRMA延长了CFIUS审查流程的时间,也限制了预审流程的时间。

亚力诺斯(Farhad Jalinous)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目前主要涉及的变化有两个,第一是扩大CFIUS的管辖范围,以覆盖例如关键科技行业下细分的非控制类及非被动投资;其次是 新增简易申报选择,允许交易双方在正式的完整书面通知前,先提交一份关于交易基本信息的不超过5页的简短通知。